天域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雨墨修仙傳 > 第一卷 初識修仙途 第七十六章 盛京城 雨墨來殿試
    第一卷初入修仙途

    第七十六章 盛京城 雨墨來殿試

    雨墨和張九靈下了轎子后,看到大批的官員進進出出,一個衙役般的官員走到雨墨和張九靈面前,抱拳道:“兩們可是新科前三甲的兩位?”

    “正是,正是。”雨墨和張九靈抱拳答道。

    “二位請跟我進到聽事房中等候皇帝陛下的召見。”那衙役說。

    “請大人前面帶路。”張九靈向那衙役抱拳說道。

    “大人請!”

    “請!”

    雨墨跟著衙役進入到了聽事房中,雖說叫聽事房,可這里是十分寬大的,里面能有茶桌十多套,有個別的茶桌旁邊有些人在閑聊著什么。

    一看兩位進來,又都投來不同的目光,有羨慕、有嫉妒,還有個別的人目當中透出一股恨意。

    雨墨的感覺十分靈敏,感覺到有股殺意,心想我才第一回來到這里怎么就能拉仇恨呢?

    不由的抬頭看了看張九靈,張九靈也抬頭看了看雨墨,二人都感覺到了這里有人目光不善。

    雨墨和張九靈對著大家深深一揖,齊聲說:“各位大人早安,學生張九靈、學生雨墨給大家行禮了!”

    這時有位老者站了起來,笑哈哈的說:“兩位三甲學子,今天后我們就有可能同朝為官了。不要說學生的了,以后就是同事了,不要這么客氣,以后背地里可以叫我們老哥。”

    說完這句話,都聽到屋里的人都哈哈大笑,笑聲中透露著,這位老人可不是一般的人,在這皇宮的聽事房中,可以大呼小叫的,可以對晚輩說笑,這人一定是大有來頭,在雨墨的心中有了這么個想法。

    “老李啊,你這當朝一品,還和小孩子開玩笑,他敢喊你老哥,你家那寶貝兒子,不得把人給剁了啊!”在坐的另一個老者說笑著。

    雨墨看著他們的身上都有圖案的,先說話的老者胸前的圖案是仙鶴,后說話的老者胸前圖案是錦雞。

    雨墨一看兩位衣服上的圖案就知道二位的品級了,這二位一位是當朝一品大員,另一位是當朝二品大員。這兩位在這里有說有笑,雨墨和張九靈站在離他們好遠的距離,笑著應對大家的問題。

    雨墨一看屋里的官員胸前的圖案最差的是云雁,說明在這里最小的官也是四品以上的,這屋里這七八個人,要是說句話,這朝堂上也會出現不小的震動的。

    官員的衣服前面這塊圖案叫補子,又都把官服稱為補服,補服的圖案就能看出官員的品級的。

    這品級是這樣定的文官:一品仙鶴、二品錦雞、三品孔雀、四品云雁、五品白鷴、六品鷺鷥、

    七品鸂鶒、八品黃鸝、九品鵪鶉;

    武官:一品二品獅子、三品四品虎豹、五品熊羆 、六品七品彪、八品犀牛、九品海馬。

    那一品老者又說:“兩位小友請這邊坐,我們幾個老家伙也不吃人,呵呵!”

    邊上一黃衣服老者,身上有盤龍的說:“老李啊,你什么別把我們的前三甲給嚇著了,以后不敢和我們這些老家伙打交道了。哈哈。”

    “可不,可不。”身后就有不少人附和著。

    雨墨一看,這不知是哪家的王爺,只要身上有黃衣服,有盤龍的最小的也是國姓爺,一般是王爺的可能性較大。

    雨墨和張九靈馬上給王爺行了跪拜禮:“王爺好!”

    “呀!這兩個小家伙不錯,明理,會來事啊!好好!”老王爺笑呵呵的。

    雨墨和張九靈哪敢在這屋里坐著,進來后就感覺有些壓抑,這些都是什么人啊,不是一品文官,就是二品武將的,雨墨和張九靈這二小家伙真是大氣不敢喘啊!

    過了一會,門外又進來一個金黃衣服的少年,這少年進來后,后在坐的官員抱了抱拳:“各位早好啊!頭一回來,望各位同僚以后多加照顧!”

    這些官員大部分看了一眼這少年,沒有說什么,但大多數心理都不怎么滿意,就你這黃衣服的少侯爺無品無級的,對我們這些當朝大員,就這么怠慢。

    這小侯爺,無形之中給自己拉了不少的仇恨啊!

    雨墨和張九靈,向這黃衣服少年抱了抱拳,互相認識了一下。

    雨墨終于看到這三甲第一位的這位小侯爺王龍了,這王龍的父親是一員武將,在掃除邊患時立了大功,后來又爭戰剿匪有功,皇帝一高興,給他們家世襲三品侯。通過密聞說這王龍的父親是在當今皇帝奪權時幫了不小的忙,最后通過掃邊,除匪給了他們家這個爵位。

    這爵位在京城中就不小了,因為封了世襲就代表他們王家世世代代都有三品的侯爺一位啊!只要皇朝不滅,只要家族不倒,就始終在朝堂上有個三品以上的大員啊!

    就這個爵位在這大涼的天下中,是第二位,還有一位異姓王,就是老百姓出身,最后獲得了二品的王爺。

    這小王少侯爺,跟本不用巴結在坐的各位官員,到四十多歲時,就自動成為三品大員,吏部也得給人家一個好的官位,除了人家自己要當閑職,要不誰敢給人家世襲的三品官員小鞋穿啊。

    這回五少爺進來了,拉著雨墨和張九靈二位,到一張桌前坐下了,雨墨看一眼張九靈,張九靈看一眼雨墨,兩人戰戰兢兢的坐下了。

    三人在小聲的攀談著,其它人都已經習慣了這種場合,只有雨墨和張九靈頭一次進來,所以有些拘謹,在小侯爺的幫助下,兩人也克服了緊張的情緒。

    快到中午的時侯了,各位官員陸陸續續的都離開了,最后剩下雨墨三個人。

    這時,來了一位身穿太監服的人,進屋喊:“今年,前三甲,聽宣進殿啊!”

    三人依次跟著這名太監,走過了一個大門,繼續往前走著,感覺身體兩側都是高墻,三人低著頭行走,速度不快也不慢,每走十五步就看到,腳前有一雙武士的腳,說明每十步的距離就有一位護衛。

    當走到一個比較大的門口時,換作另一個太監來帶領,這回真是步步緊跟啊!

    別看小侯爺膽大,但在這一路上無不小心,這就是家教,知道什么人能得罪,知道什么人不能得罪。

    當雨墨三人來到金鑾殿前,值班太監就喊:“今年新科前三甲進見,殿試開始!”

    三人按順序跟著太監來到了金殿下,三人依次跪倒:“草民參見,吾皇陛下!”

    三人的每一句話都是相同的,因為過來時太監在行進中特別交待的。

    “愛卿,平身!”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雨墨知道皇帝才六十多歲,聽這聲音顯得更加蒼老。

    “謝,陛下!”

    “三位乃當世才子,今天我的考題很簡單,要你們三位好好的回答。”

    “謝陛下教誨!”

    這三位到現在也沒敢抬頭,只是低著頭,雨墨就感覺自己的氣脈就有些不夠用了。

    自己慢慢的深呼吸調整一下,用目的余光看了一下邊上的張九靈,和自己一樣,都十分的緊張。

    “今天的考題以現在的氣候為題我出一個上聯,你們答出下聯就行。”

    “聽好了,上聯是:秋風秋雨送秋涼!”

    雨墨一聽這真是不怎么難,從開萌時就學對對子,天對地,雨對風。大陸對長空。山花對海樹,赤曰對蒼穹。雷隱隱,霧蒙蒙。日下對天中。 風高秋月...

    雨墨細想一下這老皇帝的上聯是:秋風秋雨送秋涼!這里有秋風、秋雨、還有身體的舒適度。下聯配合也得差不多,雨墨細想半天,心里有了自己的一個下聯,下聯是:春雪春寒敲春夢。

    一盞茶的時間,皇帝在上面說:“時間也差不多了,你們三個是否有滿意的佳作了?”

    王龍上前,跪地回道:“微臣,有一下聯,月夜月華催月老。”

    皇帝摸著胡須笑呵呵的說:“不錯,不錯,是個可造之才。”

    張九靈馬上也向前幾步,雙膝跪地:“草民參見陛下,下聯是:春日春潮留春意。”

    皇帝又一次看向張九靈,笑哈哈的說:“你也不錯,名副其實。”

    雨墨上前跪地:“草民參見陛下,我的下聯是:春雪春寒敲春夢。”

    皇帝眼睛轉動著,仔細看著下面的雨墨:“好一個敲春夢啊!這句我喜歡,呵呵,好!好!”

    長事太監此時喊:“殿試結束,三甲新科殿外等候。”

    三人跟著長事太監走出殿外,來到大殿的臺階下面等候。

    時間是越來越慢,雨墨感覺現在的時間好似停止了,這一分一秒都好慢好慢。

    時間是停止了嗎?不是,時間還在繼續,只是雨墨心里等待宣旨的心情太緊張了。

    雨墨用眼睛看了看邊上的兩位,別看王小侯爺那緊張程度不比雨墨小。

    因為皇帝要點誰是新科狀元,誰是榜眼,誰是探花,這對于將來的前途有十分大的影響。

    時間怎么慢,也在前行,過了不知多長時間,持事太監又出來。

    “新科前三甲,進殿聽宣。”

    雨墨三人依次走進了金鑾殿,依次排在了殿前跪下。

    皇帝走到了書案前,笑哈哈的說:“今天你們三位的對聯不相上下,只能按你們成績而定,在這之前我就已經出了一個考題了,只有雨墨答了上來!”

    雨墨想了想,也沒有答過任何誰給的問題啊,怎么皇帝就說我答了什么問題,雨墨也在捉摸著皇帝的話。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陕西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