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夏龍雀傳 > 第49章:送信!
    第四十九章:送信!

    東宮內,一處放置雜物的柴倉之中,人頭攢動,十幾個太子府的雜役、奴才們神情專注的圍坐在一張賭桌旁邊,正兩眼放光的盯著桌上的那一把大的銀票。這群人都是東宮的閑散人等,平日里負責處理太子府的雜物,屬于地位最低的那一類人物。

    這個時候,一個人影突然一腳踹開了柴倉的大門,驚的里面聚賭眾人面如土色,可是,當眾人看清來人之后,心中都松了口氣,接著將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賭桌上。

    來者也是個經常在這間小柴倉里揮金散財的奴才,名叫孔福。

    孔福好似并不是這來賭錢的,目光在人群中掃蕩了一圈之后,鎖定了坐在莊家位置上的一個人,開口喝道:“張扒皮,太子殿下召你去武德殿!”

    張然手中正捏著一副牌九,突然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外號,驚得一下子站了起來,手中的幾塊牌九也沒握住,散落在地上。

    “什么?太子殿下找我?!”

    “廢話,趕快動身吧,太子殿下、總管大人都在等著你呢!”那個名叫孔福的奴才眉頭一皺,瞪了張然一眼,神色不悅的喝道。

    “總管大人......”

    張然眼珠子一轉,眼神深處流露出一抹恨意,臉上卻擺出一副訕訕的笑容,小雞啄米般的點著頭。

    “好好好,我這就去......這就去。”

    自從張然上次被李奕奇敲打過后,他偷竊東宮財物的事,便在東宮的仆役之間流傳了開來。雖然李奕奇這位新上任的‘東宮總管’礙于他是皇后娘娘的人,沒有處理他,但是也免去了他六品參事的官職,將他打落為一個普通的東宮雜役。

    如今,張然在東宮的地位一落千丈,連他從前看不上眼的一些小奴才、狗腿子都敢在他面前指手畫腳、耀武揚威的。對此,張然即便心中再憤憤難平,卻也不敢如原先那般趾高氣昂了,生怕李奕奇將他偷竊的證據交到宗人府的手中。

    “誒,今天手氣好,兄弟們的酒錢我出了,哈哈哈。”

    張然眼中閃過一絲精明之色,對著賭桌上的眾人哈哈一笑,故作大方的甩出一張面值十兩銀子的銀票,又手腳極快的將剛剛贏來的的幾張最大面額的銀票塞到懷里,忙活完這一套后,方才在眾人眼巴巴的目光注視下走出了柴倉,朝著武德殿走去。

    “哼,德性......”

    “誰稀罕,贏了就跑......”

    桌上眾人對視一眼,皆一翻白眼,嘴角嘟囔著幾句牢騷話,卻也都爭先恐后的去爭奪那張十兩銀子的銀票......

    ......

    “哈——”

    武德殿內,太子夏青側著身子,一只手臂支著頭顱,不停地打著哈欠。

    “殿下,您昨晚沒休息好嗎?”李奕奇察覺到太子眉宇間的那一絲疲倦之色,哭笑不得的問道。

    “是啊,本宮昨晚聽到母后的消息之后,便難以入眠。”夏青垂著腦袋,苦笑著回應道,眼神也開始有些迷糊了。

    “殿下,您去休息一會吧,微臣會盡量派人去打探皇后娘娘的消息,一有消息,便立刻通知殿下。”李奕奇看著太子,輕聲說道,心中又是不免的嘆了口氣。

    武者修煉武道,哪個不是龍精虎猛、精力充沛,唯有這個太子成天一副病懨懨的樣子,皮膚白若冰雪,比女人還細膩。

    常人一看便明白,這位養尊處優的太子殿下平日里修煉武道之時也偷懶偷慣了。李奕奇因為自身修煉不了武道的緣故,太子習武之時,他雖在一旁跟隨,卻從來都不開口,免得被人說做不懂裝懂。不過,他卻知道,好像太子現在的武道修為才堪堪元氣境五階......

    雖然十六歲就有元氣五階實力的武者說不上天資太弱,但是,由于夏青出身皇室,又繼承了太子之位的關系,他的資質很自然的便會被其他人拿來不斷的和其余皇室弟子們比較。相比之下,太子夏青的武道天資就顯得不那么夠看了。

    天資不行,又不努力,李奕奇都不知道該怎么說這位太子殿下才好。

    有的時候,李奕奇忍不住會在心中暗暗想著:“若不是太子有一個執掌了大夏后宮皇后母親,就算太陽撞月亮,這儲君之位也落不到他的頭上。”

    “好吧,本宮去小酣一會。”

    夏青猶豫了一會,但還是點點頭,喃喃道:“母后那邊就交給你了,明日我會進宮求見父皇,讓他寬赦母后。”

    李奕奇站起身形,說道:“我送殿下出去。”

    夏青回寢宮后,武德殿大門外,李奕奇轉頭看向那兩尊鐵塔一般的人影,目光轉了轉,落在一人身上,說道:“韓立,你隨我進來。”

    “......是!”

    聞言,韓立先是愣了一下,和董熊對視一眼,見到對方也是一臉疑惑,只好躬身抱拳行了一禮,跟在了李奕奇的身后。

    不久之后,被李奕奇突然招來的張然也急匆匆的來到了殿外,臺階之下,張然望著眼前輝煌的大殿,心中突然產生了一絲緊張感。

    “太子召我有什么事......”

    張然眼珠子轉動,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張然低頭將身上凌亂的衣襟整理的一絲不茍、整整齊齊的,這才邁步走上臺階。

    武德殿內,張然恭恭敬敬的跪下,低著頭,眼神抬起偷偷看著上方,看見了一身白色儒袍、正襟危坐的李奕奇,卻沒有看見太子,心中頓時‘咯噔’了一下。

    “小的......見過......李學士。”張然的聲音有些顫抖。

    這位太子伴讀的手段,張然之前算是見過了,不到一個月內,便將太子府近乎一半的侍臣、下人們趕出了東宮,而且都是言之鑿鑿,有著真憑實據,而非臆測。

    那些和他一樣在東宮角落里賭錢的奴才們,一旦說起這位新來的太子伴讀,人人都是談虎色變,好似自己的某些把柄落已經落在了這位‘總管’的手中一樣,生怕下一個被送進宗人府的便是他們......

    “張大人,別愣著了,坐吧。”李奕奇臉帶微笑,對著張然說道。

    聞言,張然臉上露出一抹驚愕和詫異,抬頭看了一眼李奕奇,視線的余光便自然的瞄到了李奕奇身后的韓立。

    只見韓立身著一身猙獰的黑色甲胄,站姿如一桿鐵槍,粗狂的大手中握著一把金馬大刀,手掌緊緊攥著刀把,身上流露出一股凌厲、兇悍的殺氣。

    “啊——”

    見到這一幕,張然心中驀然一緊,身子顫抖了一下,連滾帶爬般的坐到了李奕奇手指的那個位置。

    李奕奇不動聲色的將一杯熱茶推到張然面前:“張大人,喝茶。”

    張然恭恭敬敬的接過茶水,心中甚是迷惑,抬眼望著李奕奇,小心翼翼的問道:“這個......李大人,太子殿下呢?”

    “殿下去休息了。”李奕奇神色淡然的回應了一句。

    李奕奇這副模樣,瞧得張然心中惴惴不安,如坐針氈,他目光閃爍不定,試探著回應道:“大人......”

    李奕奇并沒有回答,片刻之后,似乎終于回過神來,望著張然,輕聲笑道:“張大人,南廂房后面的那間柴倉沒事就少去吧,當心小賭怡情,大賭要命。”

    聽到這句話,張然頓時被嚇傻了,下意識的看了一眼韓立,心中一涼,急忙跪倒在地,連連叩首,同時顫聲說道:“小人......小人該死!”

    他被李奕奇抓住偷竊把柄之后,再次犯下的過錯便是聚眾賭博。

    不過這種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在宮里,賭錢雖然不犯忌諱,即便是在夏宮之中,那些已經殘破多年、被廢棄的冷宮偏殿內時常也會有一些太監聚眾賭上幾把。

    但是,賭錢這種事畢竟是一種低級、粗俗的玩樂之道,怎么也不能拿到明面上來說,若是被主子發現,礙于顏面,奴才怎么的也要受到一些責罰,李奕奇真要用這件事來處理他,他還真的就沒法辯駁。

    “起來吧。”

    李奕奇冷冷說道:“張大人,我找你來,不是為了你的那些個齷齪勾當,是有著其他重要的事。”

    張然聽到這句話,身軀驀然顫了顫,心中頓時打了個激靈,連連擦著額頭的冷汗,看向李奕奇,小心翼翼的問道:“李大人,那不知道......您找小的有何事?”

    張然彎著腰,神態頗為謙卑,極盡討好之色,訕訕笑道:“大人盡管吩咐,只要大人您開口,小的必然給您辦的妥妥的。”

    “呵呵,不是什么要緊的事。”

    見狀,李奕奇忍不住失聲一笑,連忙擺了擺手,淡然道:“我就想問問你,當初你往坤寧宮送情報的那條線還在不在?

    “大人......怎么突然間問起這個?”

    聞言,張然的眼皮,情不自禁的跳了跳。

    皇宮之中,小道消息流傳的速度是最快的,他也聽說了皇后被夏皇禁足之事,不過在他看來,這些事情倒是和他沒有太大的關系,因為不管對于誰來說,他都只不過是一個小人物,稱不上心腹,也自然不太關心主子的死活,畢竟,當初皇后也不過是用銀子收買了他而已。

    “你就說在還是不在吧?”李奕奇皺眉問道。

    “在!”張然心中忐忑,連忙點頭道。

    “很好!”

    李奕奇狹長的雙眸微微瞇起,目光閃爍的一剎那間,腦海中便閃過數個想法,看向張然,說道:“張大人,我想讓你去接上那條線,不用多做什么,只需把這封信送到皇后娘娘手中就行了。”

    說罷,李奕奇拿起桌上的一張信箋,塞入信封,封上鉛封,然后交給了張然。

    “這......”

    張然接過,看著信封上蓋上大夏朝東宮太子的玉印,臉色頓時變了變。

    李奕奇雙眸微瞇,嘴角勾起一絲玩味的笑意,看著張然,淡然道:“放心,事成之后,自有你的好處。”

    “李大人......這恐怕是......”

    張然眼珠子轉動不停,心中也猶豫了一下。

    宮里的人都知道,夏皇下令封閉坤寧宮,若只是打聽個消息什么的,他憑借著自己在東宮混跡多年的人脈努力一番,說不定還能做到。可是,信箋這種東西想要傳入后宮之中,必須要輾轉多人之手,那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做不到嗎?”李奕奇眉頭一皺,臉上難免流露出一絲失望之色。

    “小的盡力而為。”張然咬著牙,低頭不語,半響后方才猛然抬頭,一臉正色的說道。

    “很好,去吧。”

    李奕奇擺了擺手,揮退張然。

    站在李奕奇身后的韓立臉色變得有些古怪,張然不知道信上的內容,但是以他的角度能夠一清二楚的看到,李奕奇往信封里塞去的一張信箋,不過就是一張白紙罷了。

    只是他不明白,李奕奇為什么招來這么多人,交給這些人一封封信箋,讓他們想辦法送往坤寧宮,卻又在信箋上什么內容都不寫......

    ......

    “田公公,這件事交給你了。”

    “放心,您放心吧張大人。咱們十幾年的交情了,當年入宮的那些個人,也就剩下咱們幾個了。”

    皇城邊緣,一處陰暗的角落中,兩道人影竊竊私語著,一個公鴨嗓般的聲音好似感嘆不已。

    “唉,你這么說,還真是......”

    張然聞言,心中也是感嘆不已,暗嘆口氣,從懷中取出信箋交到對方手上,又叮囑了幾句,方才轉身離去。

    ......

    張然走后,那個太監眼中閃爍著詭異的光芒,四下看了看后,沒有進入后宮,而是調轉方向,悄悄朝著皇城西邊的深處而去。

    夏宮里的宮殿,都是金磚玉瓦、連綿不斷,一座連著一座的,但是,唯獨在皇城西邊的角落中,孤零零的坐落著一座用寒石砌成的建筑。

    這座建筑的方圓百丈內,看不到其他任何一處宮殿,不止如此,就連夏宮中隨處可見的宮女、太監都看不見。就連巡邏的龍騎禁軍在路過之時,都會刻意的避開這里,使得這一處建筑給人一種陰森、恐怖的感覺。

    那個太監來到這棟建筑前,聞著空氣中彌漫著的淡淡血腥味,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他沒有走正門,而是身子一晃,來到建筑角落的陰暗中,輕車熟路的找到一個極為隱蔽的暗門,按動開關走了進去。

    “大人,這是東宮的參事張然讓我送去后宮,給皇后娘娘的。”

    建筑內,一個陰暗的房間中,那個太監匍匐在遞上,將信箋遞上,神色有些緊張。他身前站著一個中年男子,男子穿著一身華美無雙的黑色袞袍,頭戴玉冠,面無表情。

    “知道了。”

    男子接過信箋,看了一眼,眼中也閃過一抹異色,目光一轉,望著匍匐在地的太監,沉聲道:“你這次辦的不錯,這幾年的功勞加下來,也足夠做個主事了,我會替你稟明宗令大人的,下去吧。”

    “是,屬下多謝宗正大人!”

    聞言,這名太監大喜,連連叩了三個頭。

    等這名太監退出去后,男子立即拆開這封信,看了一眼上面的內容,眉頭頓時緊皺。

    空白!

    又是空白!

    男子默默搖了搖頭,從袖口中取出一小疊信封,這些信封足有六份,外面的封鉛無一例外都被拆開了,而信封之上都有著同一個代表著大夏朝東宮太子的玉印......

    男子大手一拂,將這些信箋全部取出后平坦開來,只見所有信箋上面都是空蕩蕩的,正反兩滿皆是空白,沒有一個字。

    “難道,還有一處被我們漏掉的地方?”

    男子眉頭深皺,默然不語,想了想,還是起身,離開了這間陰暗的房間,邁步走到建筑的深處。

    這個地方處于建筑的地下空間,空間極大,被隔開了幾層,男子沿著石階一路來到最下層,這里只有一個空曠的房間,房內似乎有著某種氣流涌動,散發著寒意,從外面看,似乎隱隱約約能見到一道人影正盤膝而坐。

    “父王!”男子站在門外,彎下腰,恭恭敬敬的說道。

    “何事?”一道威嚴的聲音從屋內傳來,這聲音聽上去如古井無波,沒有任何感情。

    “是這樣的......”

    男子說著,將懷中的六份信箋全部拿了出來,詳細敘述了一遍。

    哐當——

    “蠢貨!”那道人影冷喝一聲,一道勁氣驀然破門而出,直射男子手上的信箋,將其攪的粉碎。

    同時,一股至陰致寒的氣息,如同寒潮來臨般的從房間內涌了出來,整個空間頓時如同處于一塊海底深處,氣溫狂降,就連大理石做的地板上也結起了薄薄的冰屑。

    “咝——”

    男子頓時感到一股壓了迎面而來,他倒吸了口氣,差點兒一膝蓋跪倒在地上。不是他主動想跪,而是有一股刺骨的寒氣,仿佛一根根鋒利的針一般,狠狠的往其身體上扎。這股寒氣刺入骨髓,噬人五臟,讓人如臨大敵。

    “父王的情況更加嚴重了......”男子眉頭微微皺起,心中一嘆。

    他大袖一揮,一股真氣從命宮中噴薄而出,化作一塊屏障,擋住了迎面而來的寒流。

    “咳咳咳——”

    房間內傳來了幾聲咳嗽聲,很快,那股彌漫整個空間的寒流如同潮水褪去一般從新縮回房間內。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陕西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