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夢還在等你 > 第二十一章 她病了
    秋意漸濃,人們畏懼寒冷,穿上厚衣。看著漸漸凋零的樹葉緩緩落在腳下,感嘆人生的世事無常。不曾想,既然人都知寒冷已至,世間萬物又何嘗不懂冬季的來臨呢?能去對抗時間的,也只有時間罷了。

    我盲目的走著,身上的汗也漸漸變的冷了起來。我小跑著回到了宿舍,輕聲打開門,聽著屋內依舊有力的呼嚕聲,靠著門不由自主的發起愣來。

    再見只是陌生人,也不過如此吧。

    我洗了把臉,躺進窗使勁的用被子把自己裹住,仿佛在下一刻便會有什么進來似的。我閉上了眼,想著原來發生的一幕幕,眼前出現了我曾經幻想過的我倆的畫面,鏡子易碎,夢不再原地。

    不是什么時候我就睡著了,再次醒來的時候外面的天空又變成了黑色。北方的秋冬之交時,夜晚往往來的如此突然卻又循循漸進的進行著它自己的路。

    我從床上坐了起來,看了看表,已經7點了。原本的疲倦也在這一天的睡眠之中畫上了句點。我雙眼放空的看著前方,腦子一片空白。不一會才明白過來,原本的我早已經習慣在這個時候在舞蹈室外等著江離洗完澡換上便裝,然后陪著她吃她最愛的蔬菜沙拉,而我卻拿著漢堡和薯條,受著江離的冷眼低著頭快速的消滅著。

    我還想著,吃完飯她總會帶我去學校旁的小吃街上走一走,雖然她不吃任何東西。我問她你既然不吃為啥還來,這時她會挽著我的胳膊,抬起臉來看著我緩緩地說道:我只是喜歡與你一起分享這各種美食的香味,卻又不讓你嘗到。因為美好的東西一旦擁有了,便不會去珍惜了。

    晚上我們都會步行著向著未知的目的地前進著,這時才是我們倆個真正獨處的世界。沒有不安,沒有什么不同。我們就像其他情侶一樣分享著彼此的生活,你說一句我說一句,喋喋不休地說著。

    多少次我們都會因為一個話題的討論而爭吵起來,堵著氣松開我的手,假裝自己一人獨行。可等我從后面緩緩抱住她時,她也會靠在我的懷里,小聲說著就是你錯了你還不承認。一副小女孩的心思,卻在平時不得不去做那個人們看起來像是女強人般的江離。而他們不知道的是,現在、此刻,我懷里的她,才是真正的她。

    等到她累了,她還會讓我背著她走回學校。說實話,不光只是有路人異樣的眼光,這一路走來我也早已疲憊不堪。還沒等我同意,江離便一下就從我后背跳了上來。我害怕她摔到,便趕忙扶著她。這一下她結結實實地上來了,摟著我的脖子躺在了我的后背上。我看著來往的行人有些不好意思卻又無可奈何。只能背著大小姐一步一步往回走著。嘴上說著累,心里也美滋滋的。

    終于看到了學校,這時江離也不好意思起來,趴在我耳邊上說著快把我放下來別讓別人看到了。我那會輕易的就讓她得逞,手上用著勁拖著她的腿,任憑她怎么說我都當作耳旁風。快到學校門口時我還裝著小跑了一段,我側頭看著江離,只見她深深的把頭埋在我的后背,緊緊的抱著我。

    這是我哈哈一笑,沖著她的耳朵吹了吹風,看著江離抬起頭來看著我,我才說道:“親我一口,要不我背著你進學校了,我不但要進去,我還要大聲唱歌。反正我也不在乎啥面子不面子的,只是我的江離大小姐不知道你是否在意的。”江離有些惱怒的看著我,卻又異常堅決的在我嘴上輕輕的親了一口,看著我一臉得意的樣,杉杉說道:“行了吧,快放我下來,這個時間教授們也在散步,讓他們看到了多不好啊。”既然目標已經達成,我也沒啥好說的,就把江離放了下來。

    可江離剛從我的背上小來,上來就踹了我一腳,狠狠地說道:“敢威脅老娘,看我不踢死你。”我邊道著歉邊小跑躲避著,打打鬧鬧的便進了學校。

    我送到宿舍門口,沒有在言語,看著她走上了樓,便一個人回宿舍去了。在路上哼著歌,把手插進衣服兜里,想著晚上天漸漸涼了起來,抬頭看了看天,發現那晚天上繁星閃爍,我想著,可能今晚也會有一顆在看著我們、記錄著我們吧。

    突然手機的一陣顫動驚醒了我,我拿起手機看了眼是趙建軍打來的電話,便接了起來。

    “喂,怎么了?”

    “你小子在哪呢?怎么宿舍沒亮著燈啊,去哪了你。”趙建軍跟我講道。

    “我還在宿舍呢,剛睡起來沒開燈,咋了出什么事了嗎?”

    “沒事,你抓緊時間收拾一下,我們都在宿舍樓下等你呢,快點啊!”

    還沒等我問問到底是什么情況,趙建軍便掛斷了電話。我有些無奈的笑了笑,想著剛才的回憶被這一打斷,也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我收拾了一下,便走下了宿舍。一出宿舍樓,便看著趙建軍騷包的按了按車喇叭,沖著我大喊道:“快點上車啊,今晚有活動。”我一聽也怕再繼續耽誤他的時間,便打開車門上了車。

    車上褚琨、于強、趙建軍一起看著我,盯了好一會。我有些詫異,也這么盯著他們。這時還是褚琨率先問道:“那個,然哥你沒啥事了吧。”我頓時一陣無語,便回過頭來不看他們三個。這時趙建軍率先明白了過來,直接發動車說了句兄弟們出發嘍,一腳油門在周邊學生們的驚呼中飛了出去。

    在路上我也沒多少交流,甚至于我連去哪里都不太清楚。只是看著手機上江離給我發送的信息,一條一條的看著,生怕會遺留任何一個。

    正當我一條一條翻閱著的時候,車停了下來。我順勢抬頭一看,便發現已經到了目的地。

    周邊的霓虹燈肆意地閃爍著,就好像是拼命著向我們呼喚著、叫囂著。這是我們市最大的一家酒吧,雖有聽聞但由于里面的消費太高,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我們剛一停下車,便有車保過來了。我們順勢下車,趙建軍把車鑰匙一拋,車保上車便開走了。我們幾個大眼對小眼的看著,我問道:“建軍,咋想起來這玩了,這消費有點高啊,要不咱們換個地方喝酒去吧。”隨著我話音剛落,褚琨和于強也一起點著頭同意道:“對啊,快換個地方吧。”

    這是趙建軍突然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有些意氣風發的道:“靠!哥什么身份,兄弟們沖。”便攬著我們幾個往里走。

    進去后,耳邊哄哄的音樂響了起來。我們跟著他做了下來。趙建軍一頓點,酒水不一會便上來了。看得出來建軍原先沒少來這個地方,他一坐下周圍便籠罩了一圈的人,他笑著跟別人打著招呼,我看著他們愜意的交流著,格格不入的感覺突如其來。

    這時我也沒在跟他打聲招呼,便遠離了在我看來不屬于我的地方,當我走出大門時,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外面的新鮮空氣,笑著搖了搖頭雙手插兜著往學校方向走去。

    橘紅色的路燈照耀著我的身影,我低著頭緩緩走著,仿佛走在一個我還不曾熟悉的地方,陌生卻又感到彷徨。

    走著走著看到路邊有個卷餅攤,便停下來買了個。付完錢拿著滾燙的卷餅蹲在馬路邊呼嚕嚕的大口吃著,這才感到原來幸福就是如此簡單。

    正當我一邊吃著一邊打量著周圍時,在一瞬間我好像看到了她。當時可笑的自嘲了一下。心想:你小子不會想的魔怔了吧。隨即搖了搖頭又開始吃了起來。

    我看著馬路對面診所里正在打針的那個人,越看越像,但由于夜晚光線不好,看不太清。直到我看著她的一個動作這才讓我意識到原來真的是江離。

    我看到她習慣性的看了一下戴在手腕上的表,然后胳膊順勢往下摔了一下,縷了一下自己的劉海。看到這一幕我更加確信她就是江離了。這時我也顧不上再吃了,丟到垃圾箱里便往對面走去。

    我推開了診所的門,發現江離正打著點滴,閉著眼臉色有些蒼白,屋里的床位都已經有人了,所以她只能難受的坐在這里打著吊瓶。

    我趕忙走到了她的身旁坐了下來,江離好像是發現了身邊來了人,便睜開眼睛看了看我。那雙眼有些詫異的點了點后,向我打了聲招呼。

    我沒說話,只是坐在她的身邊,扶著她的頭躺在我的肩膀上。沒有想到的是江離竟然沒有掙脫,反而找了個很舒服的姿勢靠在了我的肩膀上閉上了眼。我歪頭看這她慘白的臉,不由自主的感到心痛。

    面臨冬季的風總是吹的人心慌意亂,你永遠也不知道下一秒風從何而來,吹向何處。而你,只能咬緊牙關堅持的一直走下去。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陕西十一选五